作文網,小學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題材大全!

借雙慧眼

編輯:作文網 | 來源:鬼故事

1 陰霾初生

薛麗是個年輕的心理輔導師,暑假里她通過朋友的介紹,去為一個有精神障礙的患者做短期的心理輔導。她的雇主也是位醫生,不過卻是個外科主治大夫。這人姓姚,三十五歲上下,帶著副眼鏡,顯得挺儒雅。

姚大夫家處在郊外,驅車行了數十里才抵達。——孤零零的一處別墅,周圍別無人家。姚大夫領薛麗去見她女兒,這是一個蒼白消瘦的姑娘,年齡不太大,卻顯得一臉滄桑。她在房間里始終面朝著陽臺方向,對來客若無所睹,冷漠得不近人情。薛麗走上去要同那姑娘握手,對方卻毫無反應。薛麗這才發現她雙目空洞無神,原來是個盲人。

退出后,姚大夫向薛麗作了介紹:這女孩雙目失明已有八年之久,先前因年齡小,身體弱,未做復明手術。直到數月前才到醫院做了角膜移植,本來已快要復明,忽然又經歷了一場大變故,使她精神受到了刺激,影響了病情恢復,如今依舊什么也看不見。

薛麗問:“那是什么樣的一場變故?”

姚大夫神色愴然,“她母親去世了!”

薛麗面帶驚訝,轉而又問:“她是你女兒,可是你們的年齡好差距不太大——”

姚大夫表情尷尬,說道:“她不是我親生的,我是她繼父。”

薛麗低頭思忖,接著又問:“您妻子——也就是她母親是怎么死的——原諒我多嘴!”

這次他回答得很干脆:自殺。

這女孩沒有跟姚大夫的姓,名叫柳千黛,像個日本人名。薛麗首要的任務是幫助她盡快從母親死亡的陰影里擺脫出來,但是在相處中發現這女孩性情執拗,極其難以取得她的信任。每當兩人論及她母親的死,這姑娘表現出的并不是悲傷,而是一種令人生畏的怨恨之情。她經常喃喃地重復著這樣一句話:我媽媽死得太冤了,我親眼所見,她死得太冤了。這時,她那空洞的眸子里就會透出一股徹骨的寒意。薛麗滿腹疑竇,追問下去,她卻絕口不談了。

由于需要對病人進行全天候的護理,薛麗便在姚大夫家留宿,晚上睡在樓下客廳。聽慣了繁華街市里的車馬喧囂,郊外死一般的寂靜反而讓薛麗感到莫名的恐懼。大約深夜十二點,薛麗被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驚醒,猛然折起身,只見一個黑影一閃而過,快速跑上二樓。薛麗嚇了一跳,躡手躡腳下了床,跟著上了二樓。顯然,那黑影進了柳千黛的房間。薛麗趴在門縫傾聽。

“柳千黛,你在這里嗎?”——那人是個女人,操一口四川話。

薛麗屏氣凝神,聽那女人繼續說:“別怕,我不會傷害你,只要你別亂說話!——我告訴你,你母親的死純屬意外,不是我們害她的!”

薛麗又聽見里面有翻動被褥的聲音。接下來,那四川女人的聲音急躁起來,“快出來,柳千黛,我保證這次不會在傷害你了!——哈,我知道,你一定又是躲在陽臺上了!”這時,從里面又傳出一連串的尖叫,像是柳千黛的聲音。

薛麗覺得不妙,忙使勁敲門,并喚柳千黛的名字。門開了,室內空無一人,薛麗連忙跑到陽臺上,發現只有柳千黛一人,貓一樣蜷在墻角,渾身哆嗦。

薛麗問:“我剛才聽到房間里還有一個人,哪里去了?”柳千黛仿佛如夢初醒,怔怔地把頭轉向陽臺外側,這里是二樓,樓下漆黑一片。薛麗心中疑惑:怎么一眨眼工夫,這人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?

薛麗問柳千黛:“剛才那女人是誰,她有沒有傷害你?”柳千黛不答,背對著薛麗,雙肩聳動,象是在哭泣,又象在發抖。薛麗上去撫慰,柳千黛忽然轉身抱住了她,哭著說:“他們要害我,救救我,救救我,求你了!”

薛麗又驚又疑,問道:“誰要害你,鎮定點,告訴我!”

柳千黛告訴了薛麗如下一些事情:柳千黛的父親原是個富商,八年前死于一場車禍,給她們母女倆留下了一家珠寶店和一幢別墅。柳千黛十五歲那年,母親招贅了一個比她自己小了整整十歲的男人,就是如今的姚大夫。這姚大夫品貌俱佳事業有成,不愁找不到一個和他般配的妙齡少女,但卻甘心和一個半老徐娘結成夫婦,其目的實在讓人懷疑。柳千黛十七歲那年,母親出外做生意,恰又遇上一直照顧柳千黛生活起居的老保姆生了病,那姚大夫便從自己所在的醫院里雇了一名護士,代替照料柳千黛。這護士名叫邵小紅,祖籍四川。柳千黛雖說是個瞎子,但是感覺敏銳。她始終懷疑這個小紅護士和她的繼父姚大夫有曖昧關系。半年后母親回來,小紅護士便從她家搬出。在這以后,柳千黛竟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:她總覺得那護士小紅仍還在她家里,并且總是在晚上出現:有時她在樓梯上同姚大夫竊竊私語,有時候甚至會偷偷溜進柳千黛的房間,行蹤詭異,幽靈一般。又過了些日子,也就是在一個月以前,柳千黛的母親突然去世了。柳千黛如遭雷擊,逼問姚大夫,這位繼父支支吾吾,最終給她了一個交待:竟然是自殺。——柳千黛全然不信。

聽了她的敘述,薛麗也覺察出事情的嚴重性。問柳千黛說:“那么,剛才在你房間的,就是那個護士小紅了?”

柳千黛這時已經泣不成聲,說:“不如你去告訴他們:我母親留下的遺產我統統不要了,只要以后他們別傷害我!——你能幫我嗎,求你了!”說完,淚如泉涌。

薛麗握著她的手,一字一板地說:“放心吧,一切有我!——如果真有壞人,我保證他難逃法網!”

2 烏云密布

次日下午,薛麗搭車來到市區,找到了姚大夫所在的那家醫院。她徑直來到醫院院長的辦公室,向他詢問護士邵小紅的情況。院長對她的冒昧頗為不滿,但是當薛麗出示了自己人民警察的證件之后,院長馬上換了合作態度,畢恭畢敬,有問必答。

原來薛麗并不是什么心理輔導師,而是市刑偵隊的一名優秀女偵察員。——事實上,柳千黛母親的突然死亡早就引起了警方的注意,但是有一直沒有證據來推翻姚大夫所做的供述,所以便派偵察員薛麗偽裝身份,混入姚大夫家,伺機查明真相。

若說薛麗的身份尚不足以讓人感到吃驚的話,院長接下來的答復便足以讓人感到莫名驚詫了。

他說:“誰——你是說護士小紅嗎?聽說她數月前就已經去世了!”

薛麗瞪大了雙眼,“有沒有搞錯?——你再查一下,對了,她可能是四川人!”

院長的回答斬釘截鐵:“沒錯,她就是四川人。幾個月前她回鄉探親,不料遇上了車禍——真是可惜,那么漂亮的一個女孩兒,說沒就沒了……”

薛麗產生了懷疑:‘這么說,你們并沒有親眼目睹她的不幸——這里也沒有人見過她的尸體?”院長瞪大了眼,表示不解,“她是在本地遭遇的車禍,我們怎么能親眼目睹?況且,她的遺體不在本地安葬,難道還要送到這里、進行解剖尸檢不成?”

薛麗點了點頭,正告那院長:對這次談話,一定要完全保密。臨走時她又給院長留了自己的手機號碼,囑咐說:留意你們醫院姚大夫的舉動,發現有什么異常,及時通知與我。院長忽然告訴薛麗:“那護士小紅出車禍的消息,最先就是從姚大夫那里得知的!”薛麗一聽,更增添了懷疑。

薛麗回到別墅,已經傍晚。姚大夫隨后駕車歸來。兩人談及柳千黛的精神狀況,薛麗托詞說,母親的死對女兒刺激太大了,還需要一段時間的觀察,所以自己短時期內不能離開。姚大夫沉默不語。薛麗乘機試探他:“這些天總是聽到你女兒提到一個人,她說那人叫邵小紅,她究竟是誰?”

霎那間姚大夫的臉色大變,沉著嗓子喝斥薛麗:“別聽她胡言亂語,她在撒謊,壓根就不存在護士小紅這個人!”說完扭頭走上樓梯。

薛麗冷覷著他的背影,說道:“這個小紅是護士嗎?我剛才仿佛并沒有提到過!”

姚大夫愣住了,半晌回過頭來,面目猙獰,“記住,你只是個心理輔導師,使我花錢雇來的服務人員;不該打聽的,你千萬不要打聽!”言罷,悻然而去。薛麗心想:這里面果然大有文章。

晚飯后,薛麗來到柳千黛房間,不料姚大夫也在這里。他正在伺候柳千黛服藥。姚大夫看到薛麗,表情很不自然。

薛麗有意打破尷尬局面,搭訕道:“呦,吃的是什么藥???”姚大夫愛理不理,答道:“抗生素,有利于她的病情恢復。”

姚大夫走后,薛麗問柳千黛:“你是不是真的覺察到了護士小紅在這幢別墅里?”

柳千黛竟然哭了,“千真萬確,別看我是個瞎子,但是我能覺察她,我發誓她就在這里!”

如此斬釘截鐵的回答又讓薛麗陷入了迷惘中:難道護士小紅的死,只是一個假象?——又或者,柳千黛覺察到的,是另外一個人,畢竟她是個瞎子。

不一會兒,柳千黛昏昏睡去。薛麗無意間拿起桌上的藥瓶——柳千黛剛才服用的就是這里面的藥——取出藥片一看,生生讓她吃了一驚:這哪里是什么抗生素,上面明明標著:甲氨二氮——就是通常所說的安定片的一種。

3 暴雨醞釀

次日是周末,薛麗托詞說回家處理私事,離開了姚大夫一家。她徑直來到市刑偵隊,向領導匯報了她近日的發現,立即引起高度重視。薛麗向領導提出協查請求:盡快著手查證護士邵小紅的一切情況,摸清她的死亡是否屬實,并將事實真相及時通知與她。事關重大,隊里同事自然是全力配合。

經領導批準,薛麗領到了手槍和手銬,貼身藏著。下午的時候她給姚大夫打了電話,聲稱自己有急事兒,脫不開身,今晚不能去他家了。其實薛麗打算的是晚上悄悄潛入別墅,秘密監視姚大夫的舉動。最令她生疑的,就是那姚大夫為什么要讓柳千黛服用安定片。

晚上十二點左右,薛麗逾墻來到別墅院內。二樓柳千黛的房間已經熄了燈,一樓姚大夫的書房依舊透著亮光。又過了一個小時,燈依舊未熄。薛麗心中起疑:這么晚了,這姚大夫還不休息,究竟在干什么?

薛麗來到樓下,她小心翼翼地向房間內窺視,這一看不要緊,里面的情景直讓薛麗腦部充血。——只見房間有一張單人床,姚大夫坐在床沿,床上還躺著一個人,正在昏睡。薛麗看得很清楚,那正是盲女柳千黛。

薛麗一時間仿佛明白了:難怪姚大夫要讓柳千黛服用安定片,原來竟然是在干這種禽獸不如的勾當??!薛麗此時真想立刻掏出手槍,進去斃了這畜牲。

不一會兒,只見姚大夫輕輕推了推柳千黛,對方紋絲不動,于是抱起了她,走出房間。不久,二樓柳千黛的房間亮了燈。

看了這一切,薛麗的肺部都要氣炸,但是由于她要查的案件是柳千黛母親死亡之謎,謎團未解,此時不能顧及其他。

第二天一早,薛麗照常來到別墅,見到那姚大夫,盡管內心憎惡,表面卻渾如平常。

昨晚一宿幾乎沒有合眼,薛麗來到自己房間便睡下了。不知什么時候,忽然被人叫醒,睜眼一看,卻嚇了一跳,——那柳千黛不知什么時候來到了她的房間,手里還拿著一樣物事,赫然是她的手槍。

薛麗驚出一身冷汗,只聽柳千黛說:“你醒了,薛麗姐?剛才你翻身時,從床上掉下來一樣東西,砸在地上嗵嗵作響,我已經幫你揀起來了——這是什么呀?”

等不及薛麗回答,柳千黛便已經察覺了,驚叫一聲:“哎呀,是手槍?!”手一抖,槍又落地上了。

薛麗忙拾起手槍,并把柳千黛抱入懷中,不住聲安慰她:“噓,噓,別怕,別聲張,讓姐姐告訴你實情吧——”為了撫慰她的情緒,薛麗只好向她坦白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以及潛入她家的目的。

柳千黛聽后淚流滿面,欣慰地說:“這下我不怕了,警察姐姐,你一定要抓到害我母親的兇手!”

“我會的,”薛麗最后說,“不過你要牢記,以后千萬不要再服用你繼父喂你的藥了!”

“為什么?”她天真地仰著頭,“我每天都要吃的呀,他說這對我的病情有幫助!”

薛麗看著她,幾乎潸然淚下,抱緊她說:“聽姐姐的話,以后別吃了……”

這天姚大夫和柳千黛和很早就出了門,晚上八點,方才回到家中。柳千黛看上去神情恍惚,極不正常。而那姚大夫則面色不悅,滿腹心事的樣子。薛麗攙扶柳千黛回到房間,后者告訴她:剛才在醫院里,繼父給她注射了一支針劑,現在困得要命。說完便昏昏睡去了。

薛麗心中疑惑又起,出去見了姚大夫,正要開口質問,就聽姚大夫唉聲嘆氣地說:“今天我們去醫院做了檢查,她的病情絲毫沒有好轉,角膜移植手術并不太成功。”

等了會,又聽姚大夫說:“是不是你囑咐她,讓她不要每天晚上服用我給她開的藥?”

薛麗冷笑著,“你自己明白那是什么藥。”

“可是你不明白——”那姚大夫忽然憤怒起來,低聲咆哮,“你知道嗎,你壓根都不明白那種藥對她有著什么樣的幫助的,你不讓她服用,是你害了她,你知道嗎?”姚大夫憤然離去,留下薛麗疑惑不已。

4 如瀉如傾

當晚薛麗睡得并不舒服。大約凌晨四點鐘,她聽到臥室外面有人說話,其中一個是姚大夫,另一個則是女人聲音,隱約辨得出,這女人操的是四川口音。薛麗心想:很好,這女人終于又一次現身了,這一次決不能讓她逃脫!

薛麗一翻身下了床,來到門邊,仔細傾聽外面兩人的交談。

“你把那柳千黛藏到哪里去了?我怎么總是找不到她?”這是那四川女人的聲音。

“好吧,現在你來告訴我,你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這是姚大夫的聲音。

“我想要干什么?”那女人竟然哭泣起來,“我所做的一切,不都是為了我們兩人的前程?——你知道嗎,你家里藏著個警察,他們已經有所察覺了。是時候了,現在我們必須下手了!”

姚大夫的腔調極其怪異,他低聲咆哮著:“醒醒吧,你醒醒吧;你簡直真的是瘋了!你果然是邵小紅嗎?——那么你已經是死掉很久了呀,你怎么還是陰魂不散?”

“好吧,既然你一直認為我是瘋子,我今天就干出一些真正瘋狂的事情;你要記住,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我們倆的將來!”

“你要干什么?”姚大夫大聲喊叫。

那女人的聲音陰毒,“我要去清除了柳千黛這個絆腳石,然后再回來殺了房間里的這名警察!”

這時,薛麗在門后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很顯然,那女人上二樓去了。薛麗知道事情不妙,取出貼身藏著的手槍,要沖出房間。使勁轉動門把,這才發現原來門已經被反鎖了。薛麗驚出一身冷汗,向門外發出警告:“冷靜點,不要傷人,我是警察!”

她在房間里使勁砸門,卻毫無效果。不久,外面有人開了鎖,薛麗沖出去,發現為她開門的竟是那姚大夫。她不及細想,用槍指著他的頭,氣急敗壞地問:“那女人呢,那瘋婆子呢?”

姚大夫滿臉悲愴,用手指指樓梯。薛麗沖上二樓,見柳千黛的房門洞開,連忙跑進去。里面卻沒有任何人。薛麗大喊:“千黛,千黛,你在哪里,回答我?”

陽臺方向傳來一個人的尖叫聲。薛麗跑上陽臺,向樓下探看——此時已經天色微明,可以看見樓下躺著一個女人,仍在尖叫不已。那人正是柳千黛。薛麗跑下樓去,將她抱入懷中。

“是那女人,是那瘋女人把我從樓上推了下來!”她哭泣著,“我好疼啊,薛麗姐,救救我!”

薛麗也禁不住潸然淚下,說道: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來晚了!”

這時,那姚大夫也跑下樓來,向要靠近,卻被薛麗用槍逼開了——“站遠一點,別靠近柳千黛!——告訴我,那邵小紅哪里去了?”

姚大夫苦笑著:“你的確晚來了一步,要不然你就抓到她了!”

薛麗用手銬把姚大夫銬上,然后把柳千黛抱回了自己的房間,檢查了傷勢,發現并不要緊。

在三樓姚大夫的房間,薛麗撥通了警察局的電話,正要報案,忽然聽姚大夫說:“如果你現在報了案,你就再也抓不到護士小紅了。”

薛麗冷笑著:“只要她還活在這個世上,早晚難逃法網!”

姚大夫苦笑不迭,說道:“但是不湊巧的是,她已經不再這個世上了。你所知道的護士小紅,其實是個幽靈,用常規的辦法,是無法捉到幽靈的!”

“是嗎?”薛麗諷刺道,“那么到要請教,用怎樣的手段,才能捉到你的這位幽靈情人?”

姚大夫說:“我請求你,給我一天的時間,到了今天晚上,護士小紅的幽靈就會出現在這個房間里。”

薛麗半信半疑,“憑什么我要相信你?”

姚大夫舉起雙手,亮著腕上的手銬,苦笑著說:“你已經控制了我,況且你手里還有槍,你怕什么?——如果你報了案,護士小紅就絕對不會再出現了,相信我……”

薛麗量他玩不出什么花招,便答應了他的請求,整整一天,都把他鎖在三樓房間里。

來到柳千黛房間,不經意發現她手腕上傷痕累累。問她怎么回事兒,她竟又哭了起來。

“護士小紅,是護士小紅干的,她經常來我房間,總是弄傷我!”柳千黛回答。

薛麗安慰她:“別擔心,我快要抓住她了。”

她攥緊了薛麗的手,緊張地說:“我告訴你真相,你會相信嗎?”

薛麗不解:“什么真相?”

她說:“我告訴你罷,其實那護士小紅一直都在這個別墅里;別人都說她遭遇車禍已經死了,其實那是假的,她沒有死,她只不過是瘋了;她一直藏在這幢別墅里,她的藏身之處只有我父親知道!”

薛麗緊張起來,說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她小聲說——好像怕被別人聽到——“我看見的,我能看見她!”

薛麗看著她空洞的眼神和神秘的表情,心中又疑惑起來。

晚上,那姚大夫讓薛麗來到三樓房間的浴室里。他向她介紹說:數月前柳千黛的母親就是在這浴室里死去的。當時她割開了手腕的動脈,鮮血染紅了整個浴池。他還囑咐薛麗,在這里等候那護士小紅,切忌不可露面,也不可出聲,因為幽靈的聽覺是很靈敏的。

薛麗躲在浴室里,關了門。姚大夫為了證明自己仍在外面的房間里,不停地踱來踱去,讓薛麗能夠聽得見他的腳步聲。

不久,外面有人敲門,姚大夫開了門,一個聲音從那邊傳來:“那個警察呢?昨晚的那個警察呢?她是不是還在這里?”——說話人是四川口音,一定就是護士小紅。薛麗在浴室里繃緊了神經。

姚大夫回答說:“那警察已經走了,現在很安全。”

“且慢,柳千黛呢?”小紅又問,聲音很焦躁,“她的情況如何?”

姚大夫說:“她受了傷,或許已經死了;你的目的達到了。”

“不,是我們的目的達到了!”她糾正說,“我們什么時候離開這里,回四川去?”

姚大夫回答:“今晚你在這里好好睡上一覺,明天一早出發,如何?”

“太好了,一切都聽你的。”小紅妖媚地說,“你去洗個澡,我在床上等你!”

外面就是姚大夫的雙人床,不久,薛麗聽到了小紅均勻的鼾聲。浴室門開了,姚大夫示意她可以出來了。薛麗屏住呼吸,來到床前,上面躺著一個女人,她心想:終于可以看見兇手的真面目了!

——眼前的情景幾乎讓薛麗驚叫出聲:床上躺著的不是別人,正是那盲女柳千黛。一時間薛麗目瞪口呆。

姚大夫示意不讓她出聲,然后招招手,領薛麗來到樓下客廳。

“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兒?”薛麗糊涂得要命,“柳千黛怎么忽然想換了一個人似的,連口音也變了?——難道這就是你所說的邵小紅的幽靈?”

姚大夫苦笑不已。“沒錯,你也看到了,柳千黛和邵小紅其實就是同一個人。用迷信的說法,柳千黛不折不扣就是被鬼魂附了體;而現代醫學的解釋方法則是,她一直以來,都患有嚴重的精神分裂癥……” 接下來,姚大夫向她講述了發生在這個家庭的,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。

5 云消雨霽

護士邵小紅確有此人。柳千黛十七歲那年,母親出外經商,家中的老保姆又生了病,姚大夫便委托護士小紅對盲女柳千黛做全天候護理。邵小紅生性活潑,一口四川味兒的普通話,甚是悅耳。柳千黛常年與世隔絕,極少與人交往,再加上雙目失明,正是容易患上心理疾病的高危人群。護士小紅的到來對她產生了極大的影響。小紅陽光般的活潑性格和潑辣的言行完全感染了柳千黛。頭幾個月里,柳千黛對護士小紅的傾慕簡直是無以復加。她經常暗地里模仿小紅的口音,揣摩著她的舉止,想象自己就是護士小紅。

生活上的極端孤寂極容易讓人產生偏執心理,柳千黛便是如此。護士小紅在生活上不拘小節,經常同姚大夫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;本來是一些同事間的戲謔,而讓缺乏閱歷的柳千黛聽來,便是一種明目張膽的勾搭行為了。在這之后,柳千黛對他們的懷疑日積月累;于是,她為了證實自己的懷疑是否真實,她常常調換位置,把自己放在護士小紅的位置上去思考,去說話,甚至去行動;這樣,人格分裂的病癥已經植根于她的頭腦當中了。也導致她深信不疑,這小紅和姚大夫壓根就是一對兒姘頭。

半年之后護士小紅離開了這里,盲女柳千黛潛伏已久的精神病癥開始發作了。

有天晚上,母親沒在家,柳千黛午夜來到姚大夫臥室。她操一口流利的四川方言,行為舉止一改從前,進門里便躺到臥室床上。

姚大夫頗為吃驚,忙問她:怎么了千黛,你有什么事?不料那柳千黛卻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護士邵小紅;還哭哭啼啼嬌嗔般地罵自己繼父沒有良心,竟然把自己的情人當成了盲女柳千黛。

姚大夫的驚詫可想而知。畢竟他是個醫生,再后來同柳千黛的交談中,發現了她人格分裂的癥狀——她已經陷入了自己的幻覺之中,深深不能自拔了。

在這之后,只要母親不在家,柳千黛必定會在午夜來到三樓臥室,變成幻想中的護士小紅。有時候還要寬衣解帶,向自己的繼父調情。姚大夫苦惱異常,無奈之下只好把這些事告訴了柳千黛的母親。柳母雖然憐惜而傷心,卻也無可奈何。由于柳千黛總是在晚上發病,后來姚大夫便備了些安定片,每晚哄騙柳千黛服下,她的病癥這才有所緩解。

數月后,柳千黛的母親亡故了。——柳母的確是死于自殺,并且也不是什么突發事件。——半年前,做珠寶生意的柳母去緬甸賭石,這種生意風險極大,接連虧了好幾宗,早就把全部家當給賠進去了。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,后來柳母去醫院做體檢,竟然診斷出患有癌癥。這下柳母萬念俱棼,自殺的念頭這時已然產生。

母親的死亡卻讓柳千黛受到了極大的刺激,造成精神上的疾病空前嚴重。她一直懷疑姚大夫和護士小紅是情人關系,這時不免對母親的死亡真相產生了懷疑;加上姚大夫和母親在年齡上的懸殊,以及母親的遺產等等,都促使柳千黛認定了母親是死于他們二人的謀殺。——清醒時期的柳千黛既然這么想,這么懷疑,那么到了午夜,當她把自己當成護士小紅的時候,就理所當然地認為,“自己”和姚大夫的確是兇手了。——于是每到晚上都要去催促姚大夫,要他殺了絆腳石柳千黛,然后一起遠走高飛。

薛麗聽得目瞪口呆,插嘴問道:“這么說,從來就沒有護士小紅這個人了?”

姚大夫面帶痛惜,“恐怕你已經了解,那姑娘幾個月前就已經死了。當時她在家鄉公路上學騎摩托車,為了躲避對面的卡車,一頭栽進了橋下的河里面;聽說尸體到現在還沒有找到。哎,年紀輕輕,真是可憐!”

薛麗想了想又問:“我剛到這里的時候,聽到柳千黛在房間里和一個四川口音的女人吵架,這難道說——”

“沒錯,房間里其實就她一個人。”姚大夫接口道,“近一段時間,她的病癥發作得尤其頻繁,也尤其嚴重 ;她的體內這時候仿佛同時存在著兩個人的人格,一個是柳千黛,一個是護士小紅;她經常同自己吵架,分別用兩種不同的口音,有時候甚至會對自己作出傷害,并且深信傷害她的那個人就是護士小紅;事實上,護士小紅的一切所作所為,無非都是通過柳千黛本人來完成的……”

離奇的事件得到了合情合理的解釋,柳千黛恍如大夢初醒一般。他們躡手躡腳來到三樓臥室,確定了柳千黛已經睡熟之后,姚大夫遍輕輕抱起她,送她回自己的房間。

這時,薛麗忽然想起了幾天前的那個晚上,她藏在陽臺上監視姚大夫的情景。——當時她唯一的沖動就是沖上去斃了姚大夫這個狗雜種,而現在,對這男人卻有了一種發自真心的敬重,甚至還有幾分憐惜之情。——“生活的表象后面,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內幕??!”薛麗感嘆道,“看來,人的大腦,才是這個世界上最難琢磨的一樣東西!”

6 迷霧重生

既然柳千黛母親的死排除了兇殺的嫌疑,一切也就不干警察的事了。薛麗回警局銷了案,投入到正常工作中來。轉眼半個月過去了,薛麗物色到一家不錯的精神病院,便想推薦盲女柳千黛去那里接受治療。于是撥打姚大夫的電話,卻一直打不通。下午下班,薛麗便親自去往郊外姚大夫家。接待他的卻是一個陌生的中年男人。薛麗出示了警察證,并向他詢問柳千黛父女二人的去向。

那人解釋說:他已經購買了這幢別墅,前天剛剛同房子的原主人辦理了產權交割 ,他還說,他并不知道他們現在的去向;不過他看到他們臨走時匆匆忙忙,轎車里塞滿了大包小包的行李,好像要出遠門似的。

薛麗愣住了,不及細加思索,就有又聽那人說:“咦,你剛才說他們是父女倆?——我看一點也不象。”

薛麗奇怪地問:“何以見得?”那人笑笑說:“那兩人的態度非常親昵,互相直呼其名,并且摟摟抱抱,就像一對兒戀人似的!”

薛麗愈加詫異了,想了想問:“對了,那女的是不是名叫柳千黛,是個盲人?”

那人說:“她的名字我忘掉了,但她絕不是一個盲人。我購買這幢房子交付的是現金,那女的還幫著數錢呢!”

這一番話讓薛麗徹底懵了。一方面她又想:“先前柳千黛曾做過復明手術,難到現在已經見效了?”

這天,市局里來了兩個陌生女人,她們指定要見薛麗。其中一個六十來歲,頭發花白,另一個是十八九歲的少女,帶著幅墨鏡,神情緊張。在辦公室里,那少女從身上取出一幅照片,放到桌上。薛麗一邊拿起相片,一邊問:“這是什么?”

那少女說:“這是一年前我家的全家福相片。”

照片上有三個人,薛麗看得很仔細:最左邊是一位中年婦女,略顯發福;中間的一個,就是眼前的這名少女;而最右邊的,竟是那個姚大夫。

薛麗糊涂了,問道:“這,這是怎么回事兒?這張相片——”

這時,那個同來的老婦人接口說:“這張照片就是盲女柳千黛一家的全家福,左邊是她母親,右邊是她繼父姚醫師!”

薛麗跳了起來,失聲問道:“那么,中間的這個女孩又是誰?”

老婦人說:“她就是盲女柳千黛!”

“不可能!”薛麗針刺一般尖叫起來,“我認識她,我認識盲女柳千黛,那些天我和她朝夕相處,她的音容相貌我歷歷在目——”

那老婦人打斷了她:“我是柳千黛的保姆,我和她朝夕相處已經八個年頭了,相比之下,我比你更認識柳千黛!”說著,她讓那少女摘下墨鏡,只見她眼神空洞,果然是個盲人。

薛麗徹底糊涂了,怔怔地問:“如果她是真正的柳千黛,那么先前我在你家見到的那個盲女又是誰呢?”

這時那少女忽然哽咽起來,“她就是那個護士邵小紅,她是我繼父的情人,他們合謀害了我母親,又把我賣給人販,為的是獨吞我們的家產……”這少女泣不成聲。薛麗看著那老婦人,費勁地問:“天哪,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?”

老婦人這樣回答:“這是一起經過了精心策劃的謀殺案,——兩名兇手合謀殺害了一位主婦,又賣了她的女兒,然后設計了一場精妙騙局騙過了警察,至今仍逍遙法外……”

在南方某市一家飛機場的候機大廳里,通往境外的某次航班已經臨近啟航。乘客排隊通過驗票口,魚貫而入。這時,機場安檢人員從隊伍里帶出一男一女兩名乘客,——男的西裝革履,風度翩翩;女的帶著墨鏡,穿著奢華。兩人被帶到安檢室里,還未站穩腳跟,便被侯在那里的警察扣上了手銬。

那男人大叫:“憑什么抓我們?”

這時,從外面進來一個女警,胸前的警徽熠熠生輝。她問道:“姚大夫,你還認識我吧?”

那男人頓時垂下頭去,大汗淋漓。

女警又向那女的說:“我現在該叫你柳千黛,還是邵小紅?摘下你的墨鏡,不必再裝扮盲人了! ——你騙得我好苦??!”

要想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,還得從半年前說起。事實上,柳千黛的母親并沒有患上絕癥,生意也沒有破產,——前夫給她留下的珠寶店經營得相當紅火。而柳千黛本人,也并沒有什么精神病。——正如警察們最初的懷疑,那姚大夫和她的情人小紅,的確是由于覬覦柳母的財產,從而合謀殺害了她。那姚大夫是個智商很高的天才罪犯,他和護士小紅的曖昧關系并非不為人知,于是為了避免嫌疑,也為了給同案犯假造一個不在場的證據,他在動手謀害柳母的前兩個月,就讓邵小紅回到家鄉,偽造了一起車禍;然后由姚大夫廣散消息,讓所有人都以為,護士小紅這時已經死了。

然后準備動手殺人。姚大夫是個醫生,很輕易就搞到了一些強效安定片,誆騙柳母服下,趁她昏迷,把她拖到浴室里,用刀片隔開了她的手腕動脈,制造出自殺的假象。

柳母死后,柳千黛就成了姚大夫必須拿掉的絆腳石了。出于僅存的那一點點天良,他沒有對懵懵懂懂的盲女下毒手,而是通過人販子,把她賣到一個偏遠山村,被一村民強娶為妻。在這之后,姚大夫開始著手變賣柳母的遺產,柳家有一個珠寶店,一幢別墅,要想把這些統統變成現金,起碼需要幾個月的時間。而這時,姚大夫很明白:他對外宣稱柳母死于自殺的謊言,是沒有多少人相信的;并且他也深信,警察遲早都會介入調查的。而他目前最大的難題,就是盲女柳千黛的不在場,——如果讓警察知道柳千黛已經失了蹤,那么對姚大夫的懷疑以及調查力度就會增加十倍。——也是迫于無奈,一個大膽的計劃在他腦中形成了,他決定讓他的情人——被人認為已經在車禍中死去了的邵小紅,來假扮盲女柳千黛。

后來,警察果然介入了,薛麗冒充心理咨詢師來到柳家別墅。狡猾的姚大夫從一開始就識穿了薛麗的身份,并慶幸自己早就做好了準備——假冒盲女柳千黛的邵小紅,已經恭候多時了。于是,一場好戲開始在別墅里上演。

那姚大夫是個天才的導演,而邵小紅更是個天才的演員,他們天衣無縫的配合讓女警薛麗就像一具受人牽制的木偶。他們故意對柳母的死設置了重重疑團,用欲擒故縱的手法,編造出種種復雜、精巧、充滿不可思議的假故事來套牢女警薛麗,干擾她的正常思路。處在騙局中的薛麗就像一個睡覺前聽故事的乖娃娃,被他們設計的一波又一波的離奇的情節所完全蠱惑,從而無暇對柳母死亡的案情加以客觀現實地思考。最后,他們用一種極其令人意外的手段來解開這謎團,讓薛麗徹底相信了柳母是死于自殺。同時,姚大夫對柳家財產的變賣,也在加緊進行中。

后來,正如所知,警局聽信了薛麗的案情匯報,已經放棄了對柳母之死的調查。姚大夫苦心積慮設計的騙局正在步步走向成功。但是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,再狡猾的罪犯也有落網的那一日。

——早在柳母被害之前,姚大夫便以年邁多疾為由,辭掉了柳千黛的保姆。有一天,這位老保姆在家忽然接到了一個電話,竟然是柳千黛從千里之外的一個偏遠山村里打來的。柳千黛哭著訴說了自己的處境,讓老保姆大吃一驚。她立即動身去往那個山村,費盡周折才找到盲女柳千黛。兩人回到城市,發現柳家的祖宅已經被低價售出,而那姚大夫也不不知所蹤,于是不再耽擱,一老一少互相扶持著,走進了市公安局的大門……

同時,在另一個城市里,那姚大夫和邵小紅已經辦好了國外護照,只等著登機的那一天。但是他們沒有料到,警察的行動竟然如此神速,在登機時刻到來的同時,他們也等來了兩副锃亮冰冷的手銬;而接下來仍在等著他們的,將是法院公正的審判和無情的刑罰。

推薦閱讀:
上一篇:時空纏繞 下一篇:七日驚魂
看過《借雙慧眼》的同學還看了:
两性色午夜免费视频,制服中字人妻中字出轨中字,九色综合segui88,侵犯希岛あいり在线播放观看